导航菜单

首页 >  兰斯寻找小光 >  獨傢發佈|一場博物館學轉變的歷程

獨傢發佈|一場博物館學轉變的歷程

图片说明:獨傢發佈|一場博物館學轉變的歷程,。

特別聲明:本文為新華網客戶端新媒體平臺“新華號”賬號作者上傳並發佈,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華號的立場及觀點。新華號僅提供信息發佈平臺。文/讓-呂克·穆萊(Jean-Luc Murray) 國立魁北克美術館館長。正如全世界所有的博物館一樣,國立魁北克美術館也面臨著新模式的考驗——社交媒體、民粹主義的盛行、氣候變化、移民危機以及信息的即時性、多元性和可靠性。要在這個持續快速變動的世界成功演化,敏捷性與快速反應是必需的生存機制。博物館的構思與組織著眼長遠乃至永恒,似乎很不適應這一新環境。然而,某些人有勇氣重新審視、重新拷問它們的組織結構、角色和身份認同。國立魁北克美術館即是如此,且已經開始一個轉變過程,以下就是其中的突出事例。博物館原初館舍,建於1931年並於1933年落成的傑拉爾·莫裡賽特樓檔案照片/Crédit photo : Thaddée Lebel一座美術館的創立毫無疑問,國立魁北克美術館在其歷史發展中形成瞭巨大的適應能力。夢想、希望與機遇多年來與意外、轉變和失望相伴,從而塑造出一傢獨一無二的、原創的機構。某些因素大大影響著也繼續影響著國立魁北克美術館的個性。1933年立館之際,文化還隻是熱愛自然與美的精英的專利。館址位於一處巨大公園、一個市民階級街區中心,遠離喧囂,這似乎是個合理的選擇。在此理念下,美術館傾向於一種美術風格強有力的建築形式,以強化這個高雅場所的心理疆界。這一邊界也體現在博物館的地位及其館藏的起源和演變中。創館時,我們稱之為“魁北克省博物館”(Musée de la province de Québec),隨後成瞭“國立魁北克美術館”。其原始館藏包括民族學器物、自然標本和雜項器物,後來這些逐漸分散到瞭其他文化機構,最終隻收藏藝術作品。其名聲和藝術博物館的地位既是優勢也是挑戰,尤其在其擴大公眾開放面的過程中。國立魁北克美術館的起源與19世紀末20世紀初創立的許多北美博物館類似,尤其與藝術類博物館類似。2016年6月落成時披上燈光的皮埃爾·拉松德樓/Crédit photo : Stéphane Bourgeois在此背景下,國立魁北克美術館得以發展壯大。在其85年的歷程中,與文化和藝術的親近逐步得到重視。為瞭適應這一情況,博物館改變瞭做法、豐富瞭活動規劃、新增瞭兩處館舍(一處改建的歷史建築和一處新建築)並調整瞭公眾服務。即便如此,擴大開放仍然是重點,於是才出現瞭讓(被一個公園與外界隔絕的)博物館擺脫孤立、建立與城市的直接聯系的想法。而具體體現這一願景的,就是2016年開幕的壯麗的皮埃爾·拉松德樓。這棟館舍義無反顧地向城市張開懷抱,讓博物館擁有瞭朝向全城最美最雍容華貴的街道之一“大道”的主入口。博物館從“明星建築師”現象得到靈感,新增瞭能夠舉辦大型國際展覽的空間,深刻改變瞭自己的個性。這座美麗絕倫的玻璃和鋼材結構建築邀請參觀者進行一場鑒賞乃至精神體驗。在此,建築成瞭完全意義上的藝術作品,重新定義著容器(建築)與內容(作品)間慣常的對話。原來隻有四座館舍的博物館空間組織被改變瞭,給觀眾引導和服務帶來瞭挑戰。皮埃爾·拉松德樓中的國際藝術展覽重新定義瞭跟我們在其他館舍展出的(魁北克)民族藝術收藏的平衡。因此,如果博物館是個生物,我們可以認為發生瞭基因突變,即一種罕見的、突發的或觸發的,能夠促進其演化和生存的脫氧核糖核酸的變化……一種轉變性思考數年間辛勞於這項宏偉計劃的博物館團隊,如今應該開拓新疆土瞭。一方面是實體疆土,即將更多空間(展覽空間面積幾乎翻番)投入他們的工作流程和責任,另一方面是無形疆土,例如理解皮埃爾·拉松德樓對博物館個性的影響。這一全新局面讓團隊可以重新成為開拓者、探險者、發現者。正是在這一理念下,他們才在2018年開始進行戰略思考,以把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疆土制成地圖並進行描述。藝術傢喬治·沃爾佩(Giorgia Volpe)走遍魁北克,邀請人們與她一起用傳統方法把回收塑料織成包。這一集體創作構成瞭一條長繩,長繩部分被剪切並形成一件巨型作品《連接點》(Point de rencontre)。作品曾在館內展出/Crédit photo : Stéphane Bourgeois這一戰略思考的第一步持續瞭八個月。數十名團隊成員參與其中。他們探索、觀察、描述、分析、比較、討論瞭自己的經驗和所見。他們恐懼過、興奮過、被吸引過、迷失過,經歷過沮喪、興奮,他們測試、放棄、摧毀、重拾過各種想法。他們工作、他們忙碌、他們辛勞……最終成功從他們還無法看到或稱呼的東西中提煉出三個主要想法:“從一個無生氣的工地變為一個有人情味的工地”“成為一座公民博物館”“成為一個帶來靈感的、創新的組織”。一個震撼要素需要註意的是,與此同時,國立魁北克博物館也在尋找一個新人擔任館長。曾積極參與皮埃爾·拉松德樓構思和實現的莉娜·魏萊(Line Ouellet)女士於2018年5月離任。正當團隊進行戰略思考之際,筆者參與瞭博物館理事會成員進行的遴選流程。在我們的探討過程中,筆者明顯感受到,他們傾向於不同於通常的內容專傢的人選。筆者在各種文化機構擔任過不同職務,尤其是在媒介、教育和社會與社群責任領域,這引起瞭他們的好奇心。筆者直覺性地指出瞭這一差異且這奏效瞭,因為2018年11月筆者正式被任命為館長。雖令人意外,卻也契合近年來能在博物館界觀察到的一種動向。在其2019年影響博物館的趨勢研究中,“博物館技術趨勢”(Museum Tech Trends)小組指出需要面對新領導者模式的出現,博物館也由此彰顯其再造決心。想象和規劃轉變經過數月的暫停後,戰略思考的第二階段於2018年底啟動。通過參與其中,筆者迅速發現瞭團隊的憂慮和現狀,並推動瞭一種體現它們價值和希望的視野的形成。這一視野即“一座人性化規模的、作為好客與包容的生活與社交場所的、邀您探索本土與全球藝術的博物館”,直接回應瞭這樣一個理念,即“從一個無生氣的工地變為一個有人情味的工地”。特雷弗·古爾德(Trevor Gould)/《風景中的“努比亞長頸鹿”》模型/模仿1827年Jacques-Laurent Agasse作品(Modèle de la Girafe nubienne avec paysage. D'après Jacques-Laurent Agasse, 1827)/1997—1998年/膠合板、聚苯乙烯、石膏、連接復合物、顏料、黏土、玻璃眼和劍麻/242cm×242cm×92cm/ Trevor Gould Crédit photo : Stéphane Bourgeois除瞭這個視野,需要明確可能對博物館在未來四年裡起變革作用的重大議題。在國立魁北克美術館(2018—2022)戰略規劃的要點中,我們能看到一種對所有圍繞博物館運轉的人們的關切,包括工作人員、參觀者,尤其是18至35歲的年輕人、傢庭、社群成員,後者也包括弱勢參觀者。這種關切也與“成為一座公民博物館”的想法直接聯系。我們也註意到這一規劃中一個重要的和具有特色的標桿,那就是追求創新、跨學科性、協調工作和共同創作。這些面向我們團隊的意圖是“成為一個帶來靈感的、創新的組織”的主要條件。戰略思考的成果於2019年2月底向全體團隊、理事會成員和向博物館撥款的政府機構呈遞。其反響是熱烈的,所有人都表示願意投入這場新的奇遇。投入工作為瞭回應筆者履職前幾個月中進行的組織診斷(問題與機遇),同時考慮到2018年至2022年的戰略規劃,我們重組瞭博物館的組織架構。其中的重點包括將藏品部門和展覽部門合並為同一個部門,以加強二者的聯系。藏品與展覽部的創立,令我們得以更好地考慮並定義發展職能(保存、編目、登記等)和傳播職能(策展、展陳、佈展等)的角色與責任。傢庭長廊向兒童提供互動展覽。蒙特利爾藝術傢維基·薩佈林(Vicky Sabourin)構思的空間“好奇”(Les Curiosités)圍繞魔幻森林展開/Crédit photo : Stéphane Bourgeois新的組織架構也成瞭創立一個媒介與參觀者體驗部的契機。短期內,該部將確保我們與參觀者互動的流暢性和連貫性(接待、售票、安全、信號指示、商店),而在中長期,該部將讓博物館加速轉變為更好客、更容易親近的博物館。在此新部門的背景下,還成立瞭一個社群媒介部門,旨在與被文化體驗排斥或自動拒斥文化體驗的較為弱勢的參觀者對話。這一做法再次重申瞭“成為一座公民博物館”的理念,同時,要成為更有責任感和更包容的博物館,具體的做法還包括更偏重反映魁北克藝術傢與藝術實踐多元性的作品的新入藏機制。遵照此精神,也為瞭與我們的公眾建立全新且可持續的對話,我們將負責我們技術計劃和平臺的負責人都集合到瞭同一個數碼責任科室。這個單位的責任是與其他團隊一道創建有趣味、有吸引力的數碼工具和項目,以豐富參觀者的體驗。在這兩個部門推動博物館活動的同時,傳媒與營銷部和行政與優化部得到重組。這兩個部門通過拓展團隊能力、推廣和傳播我們的活動、優化工作流程、開源節流,來提高組織效率。探尋個性在戰略思考和重組部門的同時,博物館還開始瞭另一個針對其個性重新定位的重要思考,但這都是憑直覺進行,並未明確提出或要求。組織個性(organisational identity)被定義為……專屬於一個組織,呈現出一個核心的、獨特的、持續的特性的全部要素……組織個性是組織對自身的反思過程,對應於真實存在、具有獨特性、在一個地點持續存在並與他者相區別的感覺。這個概念令人能更好地通過“認同”“動員”“責任”等字眼來理解個體在組織中的行為。自履職開始,筆者就發現,本館的個性是片段化和多元的,至少從內部的視角看是如此,每個員工都有自己的定義。多個因素可以解釋這一局面,例如前文提到的皮埃爾·拉松德樓的新建、組織的關鍵成員的離任(退休或其他原因)、新人的到任、缺乏反思等。在這樣的背景下,每個意圖、決策、行動都像拼圖中的一塊,而我們不知道到底會拼出什麼樣的圖案。欣賞展覽的觀眾/Crédit photo : Stéphane Bourgeois因此,除瞭為新疆土繪制地圖、宣佈一種帶來靈感的視野,除瞭制定清晰的戰略規劃以及支撐新組織架構的邏輯,我們的團隊還應該反思組織的個性。沒有個性這個層面,未來願景的藍圖再怎麼富有靈感,也會失去色彩。為瞭應對這最後的也是最高難度的挑戰,應該首先理解,這能讓我們看得更遠更全面,並能找到到達夢想的最佳路徑。國立魁北克美術館的管理層抵擋住瞭獨自定義這一個性的誘惑,讓所有團隊參與提出能定義他們理想中的博物館的詞匯。數十人提出瞭數百個詞,其中十個詞脫穎而出。這十個詞代表著博物館的過去、現在尤其是未來的個性片段:聚合者(Rassembleur):邀請並將人們聚集到藝術和藝術傢周圍,以討論美和真。感人(mouvant): 不讓任何人感到無所謂,留下強烈印象,催生感覺和情緒。慷慨(Généreux):在所有行動中、在任何時間裡都善待所有人。責任感(Engagé):就挑戰、價值、社會與政治現實表達觀點。與時俱進(Actuel):活在當下,敏捷且迅速反應,回應當代挑戰。趣味(Ludique):提供帶來愉悅的、令人意外的、引人開懷的參與性體驗。誘人(Séduisant):用館舍和建築之美、展陳之美與實用性吸引人、帶來歡樂。驚人(tonnant):通過意外、超常規、創新、出色、例外制造驚奇效果。個性(Identitaire):懷著向世界張開懷抱的精神,收集、記載、傳播魁北克多元而豐富的藝術。使人平和(Apaisant):創造積極的、舒適的、無憂無慮的、令人感到安全的環境。國立魁北克美術館通過豐富的活動增加與觀眾的互動/Crédit photo : Arold Blanchet這項對個性的探尋的第二階段將在2019年夏季展開,屆時一件互動藝術裝置將為我們的一處公共空間營造熱烈氣氛,以告知參觀者我們正在進行這樣的探尋。更重要的是將邀請他們加入討論。他們將瞭解博物館團隊提出的詞匯,選出讓他們產生共鳴的詞並提出新詞。2019年秋,我們團隊和參觀者共同參與的這一個性反思的結果,將會加大我們正在進行的轉變的力度。隻要看一下2018年11月推出的古代和現代藝術收藏的新展陳方式,就能確信我們館的轉變。主題結構、作品聚合的新穎方式,尤其是對作品形式層面的突出、富有想象力的展陳、說教性內容的減少以及一份提供對作品的多元視角的雜志,都是博物館創新道路上的標桿。這一新展陳方式承載著許多值得深究的意圖,其中包括智力與情緒間的平衡、新穎的聚合作品的方式和更有趣味的展陳。對國立魁北克美術館的展覽活動充滿好奇的孩子/Crédit photo : Stéphane Bourgeois在這一轉變的歷程中,博物館的團隊和參觀者都將喜歡上包含著困難、大量未知和超常層面的挑戰。也正是這些挑戰或許能讓國立魁北克美術館成為最激動人心的博物館之一。來源:新華號 《藝術博物館》雜志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无插件手机观看AV成人电影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獨傢發佈|一場博物館學轉變的歷程

文章地址:http://www.mydiskon.com/lansixunzhaoxiaoguang/42.html
有关热门【獨傢發佈|一場博物館學轉變的歷程】的标签